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家鄉冀中的四合院

  • 布蘭卡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7142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8/12/13 17:13:49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固安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

幾場秋雨,幾場北風,便褪盡了樹上的枯葉,北方的四合院就海市蜃樓般地顯露出來。

四合院似總在做著北京的象征,大的有紫禁城,那是皇家門第,紅墻碧瓦,氣勢恢宏。小的則有某個小胡同里一個深居巷底的民宅。不大的院落卻要住上三家四家,一家又要分出幾代老小,那民情也就溢滿小巷。

京南冀中是四合院的故鄉,沃野千里,不象城里那樣擁擠,也不同山里造屋要依坡就勢。皆隨心所欽,雖也是四合院的格局,院內屋內卻要敞闊豁亮,顯出城里山里所不能比的空間優勢。

冀中的四合院最具有特色,正房為上,左右為廂,南房為廈。方正朝陽,十分規矩。一個別致精美的翹檐門樓正在院子的中軸線上。門內豎一影壁,盡畫些山水花木,既是內宅的遮擋,又做藝術示人。屋頂不用瓦蓋,多是灰土鋪就,平滑如鏡,不僅遮風蔽雨,又可充當絕好的曬場。到秋天,載中的屋頂就是極美的風光。滿村的橫豎屋頂,曬著各色果實,紅的棗,黃的谷,綠的豆,花生、瓜籽、棉花、白薯,象畫家的色盤,更象秋收博覽會。

我是在四合院里長大的。即使過去貧窮,可宅院也未忘了建得規整。這似乎多少也顯出了冀中人的性格,無論如何,活人也要規矩守節,純樸莊重。我的老宅,屋雖是泥屋,院子也要清雅。門前種棗,春天看花,秋天采果,堂下則植兩棵石榴,花紅似火,日月似火,果艷如玉,人也如玉。

四合院里是溫馨的,一家成一個小小體系,而那屋脊又十戶八戶貫通一氣,早晚的炊煙就不知從誰家飄出,霧幔中可聞東家的案聲和西家的說笑。若是誰家丟雞丟狗,婦人便爬上屋頂激聲眩喝,聲音洪亮得半村都能聽見,第二天早起,那雞狗便自然歸隊。

我的老宅緊靠村邊,老宅的歷史確有些輝煌。抗戰時期,冀中是八路軍根據地,忽然有一天,鬼子闖進來,老宅里駐了八路傷員,猝不及防。爺爺便開了隱蔽的側門,讓傷員躲進東廂房的地窖。鬼子撲了空,窮兇極惡,一把火點著了正房屋頂,帶走了爺谷。那一天,村里四十多位老人被刺死坑塘,其中就有爺爺。屋頂燒了,山墻依舊齊整,重蓋。鬼子的血債卻記在心里。幾個月后,八路軍反攻,包圍了老宅里的鬼子,雙方展開槍戰,父親就在這支部隊里。父親讓大家散射佯攻,他從東廂房跳進院里,躲在鬼子射擊的窗下,亂槍之中,屋里的鬼子卻是接連傷亡,機槍手換了一個死一個,最后再無戰斗力,舉手投降時,才知窗下有人,槍是從近在咫尺的窗孔射進。老宅成為村里的故事,四合院也因之享盡榮光。

看冀中的四合院,便是冀中人的生活全部,東屋存物,耬犁蓋耙,耕種物什。西房貯藏,五谷雜糧,生活所需。南廈養畜,騾馬牛羊,雞吵鵝斗。農民忙完耕作,坐在石榴樹下歇息品茶,望天上星月,論二十四節籌劃該是點豆還是種瓜。

我已久居城市,卻總也忘不了鄉間的四合院。高樓雖顯示著城市文明,但方寸之中,形同鴿籠,即便養花養鳥養魚養蟲,也絕無田園的村情野趣。

可據來自故鄉的消息說,如今,冀中農民生活富裕,花錢如流水,造屋的事就沒了約束,千姿百態,各顯其能。灰頂的四合院就越來越少,本是一家一院便能就居,卻要兄弟自成體系,兒子剛剛出世,便建屋占地,村子沒了秩序,環境再不幽雅,不見了門前的棗樹,堂下的石榴,也不見了秋后屋頂的赤橙黃綠,全然忘了先民對土地的節儉和珍惜。

新屋多了,人情卻少了,于人總是得不償失 。

      楊慶彬

1990年12月于京南故鄉

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
幽幽藏深谷,唯有暗香來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平特精版料